陈祖泽透码
 

于鳳霞:深化分享經濟“放管服”改革

2017年11月08日

摘要: 近兩年我國“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持續推進,為以分享經濟為代表的新業態發展創造著越來越好的環境條件,日益成為我國實現新舊增長動能轉換、釋放經濟增長潛力的重要支撐。

  近兩年我國“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持續推進,為以分享經濟為代表的新業態發展創造著越來越好的環境條件,日益成為我國實現新舊增長動能轉換、釋放經濟增長潛力的重要支撐。

  但還應看到,分享經濟領域相關改革的推進并非一帆風順,存在“放不下、管得急、服務跟不上”等諸多問題。根據分享經濟的發展特點和規律,采取有效措施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對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和增強經濟發展內生動力具有重要意義。

  “分享經濟”期盼“放管服”

  “放管服”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特別是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已成為我國經濟動能轉換的重要支撐。四年多來,簡政放權對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托住擴大就業、保持經濟平穩運行的關鍵性支撐作用日益顯現。

  在此背景下,“放管服”改革為分享經濟的健康快速發展提供了重要機遇。近兩年,我國分享經濟領域的創新創業非常活躍,發展速度快,但當前多數領域都處于探索階段和起步期,產業發展需要在試錯中走向成熟。

  一方面,發展前景存在不確定性,產業發展尚不成熟,其服務和產品的安全性、標準化、質量保障體系、用戶數據保護等方面仍存在諸多不足,甚至暴露出不少問題;另一方面,諸如服務與安全標準等的制定又需要以大量的實踐為基礎,需要在實踐中逐步迭代和完善。

  因此,相對于其他領域而言,分享經濟尤其需要來自全社會的寬容和耐心,允許其在不斷試錯中走向成熟。隨著我國“放管服”改革的全面推進,透明、便利、公平的整體創業創新環境正在普遍形成,鼓勵創新、審慎監管的理念日益成為共識,分享經濟發展面臨的體制障礙正在逐步被打破,新型的治理體系和配套措施的不斷完善是我國分享經濟發展面臨的重要機遇。

  與此同時,以網絡平臺為關鍵技術支撐的分享經濟具有突出的跨領域、跨行業特征,對優化政府管理與服務流程提出了新的要求。當前,占主導地位的經濟社會管理制度是建立在工業經濟和工業化大生產基礎上的,強調集權、層級管理、區域與條塊分割等管理方式,注重事前審批和準入。而分享經濟具有典型的網絡化、跨區域、跨行業等特征,快速發展的實踐使得許多制度變得越來越不適應,有些創新實踐則面臨不合理的制度要求等,迫切需要深化“放管服”改革。 

  改革遭遇“中梗阻”

  “放管服”改革的推進為分享經濟發展創造了越來越寬松的發展環境,但也應注意到,實踐中仍存在不少難題,與市場期待和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相差較大。

  一是放權不充分。本該直接放給市場和社會的權力,卻由上級部門下放到下級部門,仍在政府內部打轉。地方部門又“放不下去”或“放得不徹底”,許多領域仍然管得太死。

  二是沿用舊思路制定新措施。沿用舊的管理思路制定新的改革措施,相關改革措施不僅與中央政策引導和市場期盼還有較大差距,還增加了企業負擔。

  三是以“管”代“服”。急于監管但配套服務跟不上,導致實踐中存在以“管”代“服”的傾向。如共享單車自去年底以來在各地出現爆發式增長,在方便了公眾出行的同時,也引發了一些諸如亂停放等問題,許多地方開始陸續出臺針對共享單車的管理辦法。從已經出臺的征求意見稿看,一些城市管理的色彩明顯重于服務。有些明確提出了關于投放數量上限、提出要研究制定市場準入標準、在本地設立服務機構包括固定的辦公場所和人員配置等要求。

  事實上,造成共享單車亂停放等問題,一個重要原因是長期以來大多數城市公共交通規劃中,主要考慮的是地鐵、公交、機動車等的需求,為其提供了較為充分的場地、道路空間,而對于自行車的相關設計和服務明顯不足,共享單車的快速發展使得原本存在的市政服務缺位問題集中爆發。解決這類問題,需要進一步完善相關的公共服務,而不應是簡單地進行數量管控和設立進入門檻。

  出現上述問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客觀上講,傳統的自上而下的層級管理,越來越不適應平臺經濟模式下橫向分工的組織方式。分享型企業快速擴張的發展態勢深刻影響著原有的生產方式和組織方式,并引發了社會財富和利益的重新分配。

  主觀上講,主要原因有:一是“不懂”。對分享經濟缺乏正確的認知,習慣于用傳統的思維和方式對待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二是“不敢”。在原有法律法規框架下,創新發展與依法行政之間容易出現矛盾,“勇于擔當就會容易受傷”,所以“只要不出事,寧愿不辦事”;三是“不愿”。如不愿意改變傳統利益分配格局。

  對癥施策創造良好環境

  以“放管服”改革推動分享經濟健康發展,需要以新的發展理念為指導,牢牢抓住轉變政府職能這個“牛鼻子”,加強對“放管服”改革的經驗總結與督查落實工作,科學界定平臺企業相關的權力、責任和利益,明確其追責標準和履責范圍,加強政府與平臺企業的互動合作與信息共享,并充分發揮行業協會等社會組織的作用,為分享經濟健康快速發展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

  其一,加強對“放管服”改革經驗總結與督查落實,務實轉變政府職能。

  一是圍繞分享經濟領域“放管服”改革的重點問題,組織開展專題調研和專項督查。及時總結改革成效,發現和推廣富有成效的鮮活經驗;深入查找問題,聽取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的意見建議。

  二是政府重點利用大數據等技術創新監管手段,加強對分享經濟企業的事中、事后監管。放寬資源提供者的市場準入條件,研究制定以用戶安全保障為底線的創新準入政策。完善適應靈活就業趨勢的社會保障機制。

  三是加大地方政府簡政力度,大幅縮減地方政府權力清單。支持地方結合本地實際研究制定鼓勵分享經濟發展的政策體系。依托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和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支持有條件的地方先行先試,依法制定分享經濟領域創新改革的容錯糾錯機制和實施細則。

  其二,界定平臺企業權力、責任和利益,明確其追責標準和履責范圍。

  分享經濟平臺在發展過程中形成的準入制度、交易規則、質量與安全保障、風險控制、信用評價機制等自律監管體系,可以作為政府監管的參考和重要補充;同時,平臺企業發展過程中形成的大數據可以為政府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提供重要依據;此外,處理好政府與平臺的協同關系:政府重點監管平臺企業,引導和監督企業制定合理的平臺規則,加強監管平臺與企業平臺的對接;平臺企業作為治理主體建立相應規則,重點監管參與分享的個體,積極協助政府監管。

  其三,加強政府與平臺企業信息共享,充分挖掘數據價值。

  推動分享經濟平臺企業與政府部門建立數據開放共享機制,明確數據采集標準、更新頻率等,充分利用互聯網信用數據補充完善現有征信體系;在宏觀經濟統計監測方面,充分運用大數據等技術手段,創新統計調查方法,密切與平臺企業的合作,多渠道收集和深度挖掘分析平臺企業經營過程中積累的各類信息,為政府開展科學決策和不斷完善公共服務提供支撐。

  其四,適時成立行業協會等社會組織,加強行業自律和多方協調合作。

  適時成立分享經濟領域的行業協會,組織、引導和督促企業發展,規范企業經營行為;加強行業自律,研究建立爭議、投訴處理機制和反饋機制;組織開展行業情況調查,研究制定行業服務標準和業務規范,完善社會監督;協調企業之間、企業與政府有關部門之間的關系,發揮橋梁紐帶作用。

  

Top
來源: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
陈祖泽透码 安卓麻将 免费计划软件广西快三 正宗中国麻将 全讯新网五湖四海开奖 球探比分网 重庆时时彩软件免费手机版下载 法甲 世纪宝龙国际娱乐会所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亿宏国际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