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祖泽透码
 
2018年第3期(總第43期)
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
山西省電子政務外網管理中心
2018年10月17日

  ● 積極作為  創新發展 

  ——山西省政務外網實現省市縣鄉四級全覆蓋 

  ● 我省參加2018年全國各級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和信用門戶網站建設觀摩培訓活動 

  ● 省經濟信息中心多措并舉,深入開展2018國家網絡安全周活動 

  ●  2018年上半年國家電子政務外網總體概況 

  ● 我國大數據交易發展的現實困境 

    積極作為  創新發展 

    ——山西省政務外網實現省市縣鄉四級全覆蓋 

  近年來,按照國家和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以下簡稱“省中心”)積極開展全省政務外網工程建設指導工作,務實做好全省政務外網建設運維保障工作,努力拓展網絡覆蓋范圍,積極促進上下聯動、四級聯網工作,有效推動全省政務外網服務體系建設,助力全省各級政務部門“放管服效”改革。為了更好地做好全省政務外網建設運維服務工作,省中心于8月20日下發了關于開展山西省電子政務外網覆蓋情況調查的通知文件(晉信字〔2018〕44號),組織開展了全省11個地市政務外網覆蓋情況的調查工作。 

  本次調查工作期間,省中心積極同全省11個地市政務外網運維管理單位進行了多次溝通,全省各個地市政務外網運維管理單位高度重視此項工作,積極配合,認真準確地填報了本級電子政務外網的調查表,截至9月19日,全省11個地市政務外網運維管理單位已經全部報回調查表,從各個地市填報反饋的政務外網覆蓋情況數據來看,全省政務外網已實現省市縣鄉四級100%全覆蓋,全省123個縣區和1431個鄉鎮已成功接入政務外網。 

  本次調查工作意義重大,通過此次調查,我們更好地掌握了全省電子政務外網縱向貫通、橫向連通的覆蓋情況,系統地梳理了全省各級政務部門依托政務外網開展政務服務應用情況,全面地了解了全省政務外網的建設運維服務情況,尤其是在鄉鎮一級的情況,為進一步提升我省政務外網基礎支撐服務能力提供了寶貴的數據基礎。 

  附件:山西省電子政務外網(縣、鄉覆蓋情況)統計表 

  (外網運行部 姚崢 劉斌) 

  附件

   山西省電子政務外網(縣、鄉覆蓋情況)統計表 

 

  我省參加2018年全國各級信用信息共享平臺 

  和信用門戶網站建設觀摩培訓活動 

  9月10日~12日,2018年全國各級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和信用門戶網站建設觀摩培訓活動(以下簡稱“觀摩培訓活動”)在南京舉行,本次觀摩培訓活動共有全國27個省份、49個城市參加。按照國家觀摩培訓活動組織要求,省發展改革委選派7月初組織的市級觀摩培訓活動前兩名長治信用平臺、晉中信用平臺,和省級信用平臺一同參加了此次觀摩培訓活動。由魏茹生副主任帶隊,信用處處長王慶華、省經濟信息中心主任楊韶欣、總工馬志紅及相關人員參會,我省11市全部派人參會。 

  本次觀摩培訓活動共有全國27個省份、49個城市參加,預選階段省級組前6名和各城市組前5名進入觀摩階段。經過激烈角逐,江蘇、廣東、河南、貴州、山東、遼寧獲得省級組前六名,蘇州、廈門、上海、北京、福州、義烏、浦東、威海、蕪湖、沈陽獲得城市組前十名。 

  省平臺積極參與,受到專家們的好評。長治市平臺建設因進步大,效果明顯,受到了國家發改委連維良副主任的肯定和表揚。通過參加觀摩培訓活動,反映出我省信用平臺建設及方方面面的工作還是存在一定的差距。國家肯定了我省信用平臺建設取得的四個成效:一是建設思路比較清晰;二是重視信用標準建設;三是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改革得到體現;四是歸集了12個領域重點人群的數據庫和黑名單信息。同時也指出了問題所在:一是整體信息歸集的力度和深度需要加強;二是“信易+”的應用領域需要進一步的擴展;三是公共信用評價要更多結合山西省的產業特點做一些探索。 

  在這次觀摩培訓活動上,我省最大程度展示了信用平臺及網站的功能與應用,也收獲了其他省市在平臺網站建設、標準制度建設、評價體系建設、數據共享交換等方面的好經驗好做法。我們會結合國家要求、各省先進經驗及我省平臺建設實際情況做好省信用平臺下一步的改進工作,實現我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更高水平發展。 

  (信用信息管理部 劉烜) 

  省經濟信息中心 

  多措并舉,深入開展2018國家網絡安全周活動 

   為認真貫徹落實省委網信辦《關于開展第五屆國家網絡安全宣傳周活動的通知》文件精神,我中心網絡和信息安全領導小組高度重視,對網絡安全周內的活動進行了安排部署,突出重點,各部門加強聯動,各項活動有序開展。 

  9月19日上午,中心桑志農副主任和網絡信息安全部負責人一同觀摩了“山西網絡安全突發事件應急演練”,積累了實戰演練知識,增強了網絡安全突發事件應急處置能力。 

  與此同時,9月20日上午,中心組織了相關業務人員共20余人參加了“2018山西網絡信息安全高峰論壇暨第三屆工業信息安全高峰論壇”,使大家進一步認識了我國所面臨的網絡安全形勢,極大地強化了網絡安全工作的責任感和緊迫感,拓展了網絡安全新知識、新思路。 

  “2018國家信息網絡安全周”的主題是“網絡安全為人民,網絡安全靠人民”。為加大宣傳力度,營造良好的輿論氛圍,我中心在醒目位置張貼了宣傳海報,并發放《網絡安全宣傳手冊》《共創網絡安全,巾幗在行動——女性網絡安全宣傳手冊》,利用中心內網、微信等多種宣傳手段,普及網路安全知識,增強了全中心全體員工的網絡安全意識及主體防范責任,為保障我委網絡信息安全保駕護航。 

  (網絡安全部、黨群工作部 閆彩英、韓靖) 

 

2018年上半年國家電子政務外網總體概況

  2018年,國家電子政務外網管理中心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在國辦及國家發展改革委的指導下,積極推動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共享等重大項目工程建設,助力實現“互聯網+政務服務”,促進“放管服”改革落地見效。各省級政務外網建設運維單位積極響應、通力合作,全國政務外網服務體系日臻完善。 

  一、牢固政務外網基礎設施建設 

  目前,全國政務外網縱向貫通網絡體系已基本形成,政務外網已實現全國范圍的省市全覆蓋,覆蓋率均為100%。截至2018年6月底,全國接入縣(市、區、旗)總數為2734個,區縣級覆蓋率達到95.9%,計入新疆兵團,則區縣級政務外網整體覆蓋率達到96.1%,區縣級政務外網接入工作仍在持續推進。同時,政務外網橫向新增接入了中央機要交通局、退役軍人事務部、臺盟中央、中組部、國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等5家單位,共計已接入中央政務部門相關單位152個;還為國務院辦公廳、國家發展改革委、中編辦、人社部和扶貧辦等24個單位提供了統一的互聯網出口服務。2018年上半年,用戶接入網絡平均可用率為99.91%,互聯網出口平均可用率為99.97%,中央廣域骨干網平均可用率為99.97%。 

  與此同時,政務云平臺也取得新成效。通過政務外網二期公共區云平臺項目的實施,政務云平臺進一步擴充了計算資源池,計算資源達到5760個CPU,計算服務能力提高了200%,為更好的承載應用提供了穩定的基礎環境。 

  二、全力支撐重大平臺建設應用 

  2018年上半年,政務外網緊密圍繞落實“放管服”改革、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促進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共享的思路,全力推動國家數據共享交換平臺等各大應用服務平臺的建設及應用,力促實現跨地區、跨部門、跨層級信息共享和業務協同。 

  一方面,國家外網管理中心積極推進國家數據共享交換平臺(以下簡稱共享平臺)建設,圍繞“網絡通”、“數據通”和“業務通”,做好技術支撐和服務保障工作,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共享取得良好成效。目前,已建成集目錄管理、供需對接服務、數據交換傳輸、服務接口管理和可視化展示等功能為一體的共享平臺,連通了72個政務部門和32個省級政府;發布中央部門及地方共享目錄 共計約57萬條。國務院部門第一批數據共享責任清單確定的16個部門69項信息694個數據項,已通過共享平臺提供查詢/核驗服務969萬次,實現批量數據交換330億條。在國家發展改革委確定的9個地方、16個部門開展的30個試點示范應用中,積極推進試點地區、部門與國家數據共享交換平臺的數據對接。政務外網為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共享工作創新支撐“互聯網+政務服務”,推動我國“放管服”改革全面向縱深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技術支撐。 

  另一方面,國家外網管理中心持續推進跨部門業務應用。一是全國公共資源交易平臺已經聯通全國32個省服務平臺、82個地市服務平臺、574個交易系統,共收集數據6400多萬條,涵蓋了9大公共資源交易業務領域。在推進國家平臺對接方面,逐漸完成了與中國招投標服務平臺、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技術層面的聯通和校驗,實現了與中國招投標服務平臺的數據對接,向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實時推送數據約50萬條。二是全國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已基本完成主體工程建設任務,平臺功能和配套制度不斷完善。據統計,中央平臺賦碼項目共計4738個,其中審批項目3353個、核準項目569個、備案項目816個;有關部門辦理相關審批事項2220件。收到地方平臺報送的項目183.12萬個,其中審批項目67.43萬個、核準項目5.92萬個、備案項目109.77萬個;審批事項辦理進展信息292.22萬件;10323家工程咨詢單位進行了在線備案。三是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進一步強化信用信息歸集、共享和應用,平臺累計歸集各類信息225.38億條,收錄信用目錄8568條,歸集黑名單信息約1336萬條,紅名單信息約242萬條,重點關注名單信息約794萬條,統一社會信用代碼信息4783.6萬條;已向44個部委節點、32個省級平臺推送數據量26億余條。“信用中國”網站影響力再創新高,全面推進行政許可、行政處罰信息7個工作日內上網公示,目前已公示行政許可信息7173萬條,行政處罰信息2201萬條,在全球網站綜合排名提升到3萬余名。 

  三、大力提升政務外網安全保障能力 

  2018年上半年,政務外網安全保障能力全面提升。一是進一步強化中央政務外網安全管理能力。組織開展中央級政務外網等級保護測評,覆蓋中央級政務外網、政務外網安全郵箱系統、國家數據共享交換平臺、政務外網云平臺等基礎設施,全面梳理并整改安全隱患。通過組織攻防演習工作,摸清政務外網安全資產,加強安全檢測加固并開展應急演練,切實提升政務外網預防攻擊保障能力。為貫徹落實公安部通報中心有關要求,構建中央、省、地市三級政務外網通報工作機制,初步形成了《國家電子政務外網網絡與信息安全信息通報工作規范》以及相關工作方案。二是推進政務外網統一安全基礎設施建設。為加強統一安全管理,避免各業務系統安全設施重復建設,以構建統一的“大安全”為基本思路,集中建設安全審計系統、堡壘機設施、安全數據采分平臺、云加密設施、身份管理平臺等基礎設施,形成全網安全統一管理和設施共享能力,進一步支撐政務外網多業務系統安全需求。三是加強重大工程和業務系統安全保障力度。全力做好國家數據共享交換平臺、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全國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全國公共資源交易平臺等重要業務系統安全運行保障工作,組織安全設備策略審核開通、安全測評及安全事件處置,建立網絡、應用、數據、終端全方位縱深防御體系,逐步完善政務外網安全保障頂層規劃和安全標準規范。 

  四、不斷加強電子認證服務體系建設 

  2018年上半年,政務外網電子認證服務體系(以下簡稱“CA”)不斷完善,以開展全國性電子認證服務培訓為抓手,積極拓展認證服務覆蓋面,電子認證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一方面,國家電子政務外網認證服務體系已完成天津、河北、山西等29個省級注冊服務機構(RA)、22個地市級注冊服務分中心(LRA)、以及審計署、環保部、全國人大等9個部委級認證注冊服務系統的建設。隨著CA系統SM2國產算法升級的加速推進,目前已有26個省及5個部委完成算法升級工作;新CA系統簽發國密算法SM2證書總計60256張,同比增長近7.6倍。截至2018年6月底,政務外網數字證書發證總量已超過71萬張,同比增長30%,四川、云南省新增發證量較大。另一方面,為全力做好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共享支撐工作,初步建成集用戶管理、組織機構管理、身份核驗、授權管理等功能為一體的統一身份認證系統,為71個部門和32個地方提供了統一用戶管理服務,通過提供軟證書(APP掃碼登錄)、用戶名密碼等多模式身份鑒別,實現了基于統一身份認證服務的全網統一認證和單點登錄。 

  下半年,國家外網管理中心將加大政務外網二期工程建設力度,持續推進國家數據共享交換平臺建設及應用,不斷提升政務外網網絡安全保障能力,充分發揮政務外網重要服務支撐作用。 

  (外網運行部 魏澤麗 摘自:國家信息中心網站) 

 

我國大數據交易發展的現實困境

    近年來,隨著大數據的廣泛普及和應用,數據資源的價值逐步得到重視和認可,數據交易需求也在不斷增加。2015年《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明確提出“要引導培育大數據交易市場,開展面向應用的數據交易市場試點,探索開展大數據衍生產品交易,鼓勵產業鏈各環節的市場主體進行數據交換和交易,促進數據資源流通,建立健全數據資源交易機制和定價機制,規范交易行為等一系列健全市場發展機制的思路與舉措”。在國家政策的積極推動、地方政府和產業界的帶動下,貴州、武漢等地開始率先探索大數據交易機制。探索就會面臨困境,目前我國我國大數據交易發展的現實困境主要有:

  一、數據交易環境有待完善。良好的數據交易環境是大數據交易發展的基礎保障,既有賴于法律法規的保障和標準規范的支撐,也需要相應監管的到位。目前國家層面的數據交易法律法規和行業標準尚未推出,導致地方各省大數據交易平臺建設過程中自行探索標準體系,容易自成體系。同時,大數據交易是互聯網經濟背景下誕生的一種新事物、新業態,在政府層面尚未有專門的監管職能部門對其進行監管。 

  二、數據交易以“粗放式”為主。從交易內容來看,我國大數據交易以單純的數據原材料買賣為主,數據算法、數據模型等交易尚未起步,數據價值得不到有效體現;從交易價格來看,目前交易過程中缺乏對數據定價的統一標準,難以準確衡量數據應有價值;從數據質量來看,部分交易數據存在格式不規范、內容不完整等問題,影響數據交易。 

  三、數據交易平臺定位不清。從目前大數據交易平臺建設來看,各地大數據交易平臺在建設過程中存在著定位重復、各自為戰,難以形成綜合優勢的問題。以華中大數據交易所、長江大數據交易中心、東湖大數據交易中心三個交易平臺為例,三者均處于湖北省境內,但在發展定位上、功能定位上界線不清,形成了多個分割的交易市場,導致數據交易市場之間缺乏流動性,呈現交易規模小、交易價格無序、交易頻次低等特點,難以真正實現平臺化、規模化、產業化發展,無法有效發揮數據交易平臺的功能優勢。 

  四、數據質量難以得到有效保障。目前我國各地數據交易大多基于數據交易平臺開展,但數據交易平臺在建設過程中對于建設主體、參與主體等并未制定嚴格的標準要求,對于誰可以出資、出資額多少才能建設大數據交易平臺未做明確規定,這種低門檻將影響數據質量。與此同時,我國大數據交易平臺建設主要采用會員制,但對入會成員未制定統一標準要求。以華中大數據交易所為例,在會員認證過程中主要是對其身份屬性進行認證,但對企業資產等均未做明確要求,無法保證交易數據質量的權威性和準確性。 

  (外網運行部 魏澤麗 摘自:國家信息中心網站) 

       
               
       
                   
                   
                   
                   
                   
                   
                   
                   
                   
                   
                   
                 
         
 

Top
陈祖泽透码 有没有新时时赔率高的平台 时时彩五星绝杀一码技巧 彩票让分胜负什么意思 pk10五码倍投法则 体彩计划 幸运飞艇app聊天室 加拿大28结果pc走势图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2元彩票网 福彩开35选七奖结果 三分PK10开奖结果